熱門文章
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
發表時間: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槓青年,先拿回人生選擇權
發表時間:2018-06-22

自從《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

憂北京打擊民企力道

發表時間:2021-12-13 點閱:745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Antonio Sokic on Unsplash
 

香港IPO募資總額跌出全球前三

  
受北京整肅民企政策影響,港交所2021年至今募資總額落後那斯達克、紐約證交所以及上海證交所,香港募資降溫,顯示北京打擊私人企業的力道,已讓企業和投資人憂心,並演變成一場展現中國共產黨主導力量的大規模運動。

中國政府打擊私人企業,所帶來的衝擊已經蔓延到香港,香港IPO(首次公開發行)市場在2021年上半年的榮景之後,如今已經開始退燒。

香港證券交易所2021年1月至7月的上市募資金額,達到史上最高的276億美元;但8月至10月的金額卻只剩下100億美元多一點,而且在2022年前將不會有重大上市。


 
展現中國共產黨主導力量

 
彭博社的資料顯示,港交所2021年至今的募資總額為378億美元,依然位居全球第4,但仍落後那斯達克、紐約證交所以及上海證交所。

香港的募資降溫,顯示北京打擊私人企業的力道,已經讓企業和投資人越來越擔心。

北京的整頓最初只是為了制衡科技巨頭,但現在卻演變成一場展現中國共產黨主導力量的大規模運動。

香港IPO今年上半年的表現其實相當好,因為中共的整頓一開始只針對金融科技公司,所以投資者對其他類型的科技公司依然深具信心。

舉例來說,京東集團雖然擱置了旗下金融科技公司京東數科的上市計畫,但依然讓京東物流順利登上港股,IPO募得32億美元。

香港今年上半年的十大IPO中,有4家是科技公司。

除了京東物流,還包括影音App公司「快手科技」、線上訂票網「Trip.com」、供應鏈公司「聯易融」。其中的聯易融雖然是金融科技公司,但專做貿易融資,不像螞蟻金服那樣做消費型貸款,所以沒有被盯上。

現在快手科技大概會覺得自己IPO得太早。

因為線上影片很容易被檢舉包含不當內容,而且在中國目前的政治環境下,幾乎什麼影片都可能有不當內容。

今年7月,中國網路監理機關就因為該平台上的一些影片包含對未成年人的性暗示等理由,批評過快手科技,並開出罰單。

今年10月下旬,共同創立快手的現任執行長宿華卸下CEO一職。

雖然快手科技遲早會重振雄風,但中國大力整頓線上言論,還是影響到了公司眼前的利益。

快手於今年2月中旬IPO時的市值超過2,200億美元,如今只剩下大概500億美元。

中國下一個打擊的目標可能是線上娛樂公司嗶哩嗶哩,該公司今年在香港第二上市,而且在8月份的夏季發表會上推出16款新遊戲。

許多市場分析師都覺得嗶哩嗶哩實在太過莽撞,因為中國官方媒體在8月初才剛剛公開將電玩斥為「精神鴉片」。

雖然官媒後來從文章中刪掉了「鴉片」這個詞,但中國當局依然相信電玩會讓人上癮,所以一直嚴加打擊。

在今年9月,中國甚至規定,未滿18歲的人,每周只能在週五至週日的指定時段玩3小時的遊戲。


 
IPO市場Q3大幅降溫

 
總之,香港IPO市場在今年第3季已大幅降溫。

根據港交所的資料,7月至9月的淨利潤為32.5億港幣(折合4.179億美元),略低於去年同期的33.4億港幣。

投資收益則從2020年的6.45億港幣跌至今年的1.15億港幣,跌幅達76%。

港交所行政總裁歐冠昇(Nicolas Aguzin)在財報發布會之後表示,「第3季IPO市場的表現,顯示中國內地的監理已讓投資人轉趨謹慎,不過香港還是有大量公司等待IPO。」

當然,長期來說,香港所具備的許多關鍵優勢,依然會繼續吸引中國企業。

除非中國公司前往紐約,否則香港就是流動性最高的資本市場。

而且在紐約上市會帶來政治風險,香港卻不會;在香港掛牌,既不需要擔心違反審計規定而被美國下市,也不需要思考北京會因此祭出什麼懲罰。

在目前的政治環境下,沒有人想當下一個滴滴出行。


香港其實是中國的離岸交易所


無論我們喜不喜歡,香港IPO的榮景都完全仰賴中國。

那斯達克和紐約證交所是真正的國際交易所,但香港其實是中國的離岸交易所。

只要中國企業想籌募海外資金,香港就會繁榮,如果中國企業沒這麼做,香港就會凋敝。

如果一切回歸市場機制,港交所很可能會欣欣向榮,畢竟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而很多中國企業都會想在離家較近的離岸中心上市。

麻煩的是,中共嚴加控制香港的速度越來越快,一直以來困擾著中國境內企業的政治問題,如今也蔓延到了香港。


 
生物科技、醫療產業憂心忡忡

 
在線上遊戲業和補教業之後,習近平又要對哪些行業開鍘?

答案可能是目前最熱門的生物科技或者醫療產業,今年9月底,港交所收到的200份IPO申請書中,有50份來自醫療保健產業。

這兩個領域現在看起來都很安全,但什麼時候會捋到虎鬚?誰也說不準。

在滴滴出行於美國上市募到44億美元的幾天之後,中國政府就開始調查滴滴出行的網路安全性。

同樣地,如今想在海外上市的中國企業,也必須面對更嚴苛的資安審查。

彭博社8月報導,騰訊投資的新創公司「微醫」在香港申請上市,募資金額可能達到30億美元,但港交所要求該公司保證他們處理資料的方式符合中國政府的規定。

在那之後,該筆交易就沒有進展,微醫似乎暫緩了IPO,而這也許是明智之舉。

在監理規則穩定下來之前,香港IPO市場大概無法回到今年上半年的榮景。

不過倒是有一種政治風險較低的IPO交易,未來可能會變得更普遍:那就是從紐約搬到香港。

中國企業今年上半年在美國募資的總額,已經達到史上最高的126億美元,但滴滴出行的慘劇發生之後,大家就開始人人自危,其中有些企業需要讓投資者及時退出,所以可能會搬到香港上市。

目前這樣的企業越來越多,像是線上廣播公司喜馬拉雅,就放棄了美國的IPO計畫,轉而申請在香港掛牌。

而且據彭博社報導,物流公司「啦啦快送」、生活內容平台「小紅書」、AI晶片公司「地平線」、社群網路公司「Soul」、健身業者「Keep」、3D室內設計軟體「酷家樂」,都在考慮相同的事宜。


►►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外籍特聘研究員;譯者為廖珮杏

〈更多文章內容請詳:台灣銀行家 [第144期]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