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文章
哪一種運動才能真正對抗肌少症?
發表時間:2021-02-13

Photo by Sriyoga....

想做斜槓青年,先拿回人生選擇權
發表時間:2018-06-22

自從《紐約時報》專欄作家瑪希....

台資金融業擁抱越南大商機

發表時間:2021-05-06 點閱:849
Responsive image

Photo by Tran Phu on Unsplash

台商將供應鏈從中國轉移到越南掀起一波高潮,金融業紛紛申請越南的辦事處或分行,與產業集體前進越南的動作更大,在美中貿易戰之後,越南展露出亮眼的商機與地位。

在台灣政府所訂定的「新南向」政策裡,越南無疑是最有代表性的國家,在2020年上半,台灣已名列越南的第5大貿易國,而越南更為全體新南向國家裡,台商投資最多的國家,在越南設點的國銀也最多。截至2020年底,全體國銀在越南包括辦事處、分行子行等等,合計已接近60個據點,在美中貿易戰之後,台商將供應鏈從中國轉移到越南再掀起一波高潮,包括合庫、兆豐等銀行,也再出手申請越南的辦事處或分行,金融業與產業集體前進越南的動作更大,顯見越南在美中貿易戰之後透露出銳不可當的商機。

 
具發展優勢,惟風險有待克服

作為東協的重要新興市場,越南有發展優勢,但仍有風險必須克服。對於發展風險,不具名的金融業者分析,越南政府目前對外匯仍採取較嚴格的管制方式,使投資人資金取得受限,以及法令透明度仍有待改善,加上基礎建設不足,的確是目前有待改善的面向。

而另一個問題則是來自於人力成本及管理問題。近幾年來,由於外資大舉進入越南投資,在當地人力雇用需求大為提高的同時,人事薪資成本也不斷上揚,部分地區甚至還缺工,可說是數年前台商在中國所面臨問題的翻版。而不定時的罷工,亦成為台商在生產線上最困擾的變數,包括從事製造業為主的台商反映,雖然越南的罷工事件自2011年後的確已大幅減少,但零星的罷工仍時有所聞,而且多半是未經法定爭端解決程序的非法罷工。

然而,儘管仍有不少風險要面對,但越南的進步的確是現在進行式,同時也讓已經在當地設點的國銀有相當的斬獲。

例如在基礎建設方面,包括越南因經濟發展起步較晚,目前在道路、港口、醫療衛生等基礎建設仍有待強化,但目前越南政府已向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組織爭取貸款,並自日本、南韓、中國、美國、歐盟等獲取官方援助,積極從事基礎建設投資,以改善基礎建設不足的情況。

 
兆豐銀在越南最具代表

而國銀在越南的獲利狀況,兆豐銀行可說最具代表性。例如,在2020年,兆豐銀行新南向放款及獲利成長大躍進,越南即成為其中具有高度代表性的地區,兆豐銀行越南胡志明分行較2019年獲利成長13%,名列全體海外分行獲利前五大,力道強勁可見一斑。由於看好越南的商機,且越南分行的獲利已展現強勁力道,接下來兆豐銀行著眼於美中貿易戰,使得電子廠商大舉從中國移往越南,因此繼現有的胡志明分行之外,兆豐銀已向越南當地主管機關申設海防辦事處,以作為服務北越台商的根據地。

在金融業眼中的越南,有哪些發展優勢、條件?首先,台商赴越南投資者眾,已在越南各地構築出越來越成熟、完整的產業鏈,是一大因素。大多數國銀業者之所以將越南視為新南向布局最重要的國家,主要在於越南是台商在新南向國家中投資最多;國銀在越南的分行獲利亮眼,其中有相當的商機和台商大舉赴當地投資有關。

 
台商偏愛投資南越

兆豐銀行引述越南投資計畫部的統計結果分析,目前在越南投資的台商,約有6,000家,而台商投資越南的各區域比重,北越約15%、中越約35%、南越達50%。除了區域投資比重不同之外,每個區域的主力產業也有差異。例如北越大多數為資本及技術密集產業,資訊光電產業集中在北越,包括鴻海、仁寶、緯創、奇美等,均在北越進駐投資。

而中越則以位於河靜省的台塑河靜鋼廠最有代表性,至於台商投資金額占比最大的南越,則以傳統產業居多,舉凡紡織、成衣、製鞋、汽車零組件、鋼鐵、食品加工等等,均為台商前往南越投資的重點產業,如中興紡織、寶成旗下的寶元,以及味丹、三陽機車、台南紡織、統一、大同公司等均前往投資,主要投資的城市為胡志明市及同奈、平陽省。

對於台商青睞前往越南投資,兆豐銀行即評估,主要原因包括:1、越南政府在吸引外資時所提出的各項優惠,包括賦稅優惠,例如減免營所稅、免徵機械原料進口關稅、土地使用稅和土地租金優惠等;2、經濟展望佳,且國際社會給予的援助優惠多;3、近年來越南經濟快速成長,個人所得提高使消費能力增加,亦提高內需市場的成長潛力;4、人口結構年輕、人力素質佳;5、地理位置接近台灣,且文化相近,人員或物資的運送便利,成本也低;6、政治環境相對穩定;7、近幾年來,越南積極參與國際經濟整合,且同時為「區域全面經濟夥伴協定」(RCEP)及「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談判國,經貿法規因此逐步和國際接軌,且施政透明度可望提高。

若以越南經濟近年來的指標觀察,國銀看好的確不無道理。2019年,越南的經濟成長率高達7.02%,GDP為2,665億美元,失業率僅為2.05%,正是蓬勃向上發展的新興經濟體。

對此,兆豐銀行分析,綜合觀察下來,近幾年來,國銀前進越南,已有在發展上獨特的優勢及機會。其中在優勢方面,越南政治發展穩定,並積極推動經濟開放政策,提供外商投資優惠,再加上產業結構已漸漸完整,以及越南經濟成長力道強、人民所得提高,均帶來更多的市場發展潛力。

而在國銀前進越南的機會上,兆豐銀行認為,政府推動新南向政策、美中貿易戰促使台商轉進越南投資,以及透過越南爭取RCEP的商機,均為金融業者可把握的重要機會。

包括越南政府已從2016年開始,直至2020年執行「國民經濟與社會發展5年計畫」,一方面加強國內民營企業及吸引外資投資,並進行國有企業重整、金融市場重整、提高經濟區的結構規劃及現代化,與對諸如勞工、科技、土地使用權等重要生產因素進行市場重整,這些都令金融業對於越南的後市有更為樂觀的期許。

 
站穩柬埔寨,合庫前進越南

合作金庫銀行近幾年來在柬埔寨的發展大有斬獲,據點設置亦增加最多,如今已與第一銀行不相上下,而在柬埔寨設點已到達一定的飽和度之後,合作金庫銀行布局重點同樣轉向越南,就在2020年,先後提出了接近胡志明的平陽辦事處,以及越南中部的河靜辦事處的申請。

之所以瞄準越南前進,合作金庫銀行同樣著眼於越南經濟的快速成長。對此,合作金庫銀行分析,越南擁有豐沛的人口紅利、崛起中的中產階級及廣大的內需消費市場,加上該國政府積極改革開放,近年來市場快速發展,個人所得提高,消費能力隨之增強,這些都是越南的重要優勢。

除此之外,越南具備吸引外商投資條件,合作金庫銀行認為,許多賦稅上的減免措施非常重要,尤其是越南政府對於高科技、低汙染產業或開發程度較低的地區,提供各種賦稅及行政優惠,例如減免營利事業所得稅、免徵機械原料之進口關稅、土地使用稅及土地租金等優惠。這也顯示越南政府相當重視外人直接投資(FDI)在越南經濟發展上所扮演的驅動力角色,同時高度寄望外來投資進一步為越南帶來先進技術、管理能力和市場知識,幫助當地產業升級及提高生產力。

越南的基本面亮點,也從實體經濟面反映到資本市場,例如先前在美國公債殖利率大舉彈升,重挫全球股市之際,越南則是異軍突起。根據彭博統計,越南從2月起至3月中旬在全球主要股市的指數表現居冠,已反映出即使面臨美國升息的預期,但外資投資者依然不輕易撤離這塊新興市場。另一方面,包括國內的金融業者也看到了切入當地資本市場發展的商機,像是台灣目前包括中信、富邦等投信,都有發行、募集越南基金,主動式和被動式的ETF基金皆具備,對於這樣的現象,國內金融業者則解讀,代表金融業已評估在發行海外金融商品上,越南已經有「自成一格」的潛力,未來隨著國內金融業者相繼加大前進越南的步伐,以及產業界加速對越南的供應鏈移轉,預料這類型的越南基金商品將更為多樣化。



〈更多文章內容請詳:台灣銀行家 [第137期]
探索更多精彩內容,請持續關注《台灣銀行家》雜誌 (http://service.tabf.org.tw/TT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