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獅文藝 [第699期]:專訪美國作家大衛‧范恩談《記憶冰封的島嶼》

點閱:1

其他題名:幼獅文藝 = Youth Literary

作者:幼獅文化編輯部編著

出版年:2012.03

出版社:幼獅文化

出版地:臺北市

格式:PDF

附註:月刊


本期封面故事

鍾家好父子——大字號人物 阿盛

遠景沈登恩
二○○四年,五月,遠景出版社沈登恩「大俠」壯年遽逝。我初聞訊,相當驚訝,雖稍知他身體不好,終是覺得他走得太快了。
之前那幾年,有些同儕好友走了,都是壯年。感慨說不完全,也無法責問老天;實命不同,何能言宣。
習慣上我們呼沈登恩為大俠,他確實當得起這個讚美性質的別號。他大開大闔、決事明快、眼光長遠,在出版界是個「大驚歎號人物」。
一九七八年起,遠景開始出版《世界文學全集》,至一九八六年,即印行一百本。那真是驚人手筆,當時只有遠景敢於如此。
我與沈相識,大約在初進報社時,較熟識則是一九八○年代中期;我們經常見面,午後我上班前或夜晚下班後,在臺北新生南路「老樹」喝咖啡,有時到餐廳吃消夜,甚至周日也會相約談天。老實說,只要是跟沈在一起,我與同行朋友都沒付過一塊錢,他從不肯讓人付帳。
沈的脾氣性地,真的不是很好,與朋友常爭論得臉紅,嗓門也大。但朋友們知道他個性,並不以為怪。我脾氣亦未必佳,有一次與他在咖啡廳吵了一架,記得是為了在遠景出新版散文集《綠袖紅塵》的事,但細節忘了。隔幾天,他向我道失禮,這反而讓我吃驚。他當然不是那種永不認錯的人,但極少對人道歉,我當下也道失禮,之後照樣見面。
一九九○年代初期,似乎遠景運作有些問題,我不曉得實情,也不好問他,無非資金之類。其後,沈較少出現,彼此沒連絡。二○○三年冬,小友黃文成出第一本書《紅色水印》,在師大路右側巷中一家咖啡廳舉辦簽名會。會前,我站於便利商店前等人,忽然見到沈,瘦了不少,問他身體如何,他答很好沒什麼;站在路邊談了大約十幾分鐘,他還同意我取回《綠》書出版權:「不必寫字據啦,我是大俠呢。」他說。分手時互約再見。
誰曉得沈不久就過世了。我一向不送同儕,人都走了,虛禮徒然,但我永遠不會忘記他。有關於他的為人與恩怨,傳聞頗多,我非當事者,無法置喙,人都走了,言之何益。他的事業曾經頓挫,我卻不認為他失敗,他敗給疾病,他的事業還是成功的。
遠景出版社還在。二○○八年末,我出席林榮三文學獎頒獎典禮,葉麗晴小姐向我打招呼,我居然始知她是沈太太。這些年,我不應酬,昔時朋友亦鮮往來,但知道遠景仍在運作,原來是葉接手負責。

雜誌簡介

《幼獅文藝》於1954年創刊,堪稱是國內歷史最悠久的文學雜誌,是一份專為青年學子量身訂做的文學藝術入門雜誌,亦為青年朋友通往作家的一把梯子。早慧的文學心靈,可藉由閱讀《幼獅文藝》探索人生板塊;適齡、適性的閱讀,更有助於人生經緯度的定位。曾榮獲文建會「優良文學雜誌」評鑑、及雜誌出版金鼎獎肯定。

《幼獅文藝》的刊物特色,適讀年齡:高中以上。1.文學:名家及青年寫手的文學創作,冷僻或喧嘩的文藝觀察。2.時尚:五光十色的、話題的、實用的。3.觀瞻:預見明日成為各界高手的搶先報導。4.培育青年作家的搖籃:國內目前唯一有能力、且願意關注青年文學發展的文學雜誌;長期以培養優秀青年作家為服務宗旨,幫助讀者擁有敏銳的思考及文字創作力。

  • 編輯室報告 凝望(p.1)
同書類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