辜顯榮翁傳

點閱:9

作者:宮崎健三主筆;尾崎秀真主編;王佐榮譯

出版年:2020[民109]

出版社:蒼璧

出版地:臺北市

格式:PDF,JPG

ISBN:9789869890052

附註:部分內容為日文 主編者原名尾崎秀太郎


重新定義和認識一個歷史人物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當這個歷史人物人們對他早有定見、成見和曲見。重新審視辜顯榮,我們會發現,身為臺灣人,我們以往對我們生長的這塊土地是多麼的漠然與陌生。辜顯榮茁壯的年代,是一個他不能選擇的大時代,割讓國土不是一個升斗小民所能抗拒的,他們當時最大的奢求只是安定和活下去而已。而況,辜顯榮在他過世之前的年代,不但他沒辦法選擇和抗拒,就一個安分的平民百姓而言,難道他不應該守當時那個他不得不選擇的國家的法、不應該效忠這個已成為事實的國家嗎?在這種情況下,直到他1937年過世,他都盡心盡力為臺灣人奉獻,效忠他該效忠的國家,他人格到底有什麼可以質疑的呢?世俗的用他後來的鉅富來倒果為因的說,他是曲意奉承日本人而得到的,這是錯誤的邏輯。世俗之見,加上後人的曲解和漠視,導致他長期被誤解、對臺灣的貢獻被忽視。
 
1895年辜顯榮自告奮勇前往迎接日軍,實在看不出任何動機他是為了他個人後來的特權和巨利,這是倒果為因的看法。出城迎接日軍,他實在是帶著「勇義」兩個字前往的。勝利者是隨時掌握戰敗者生死大權的一方,而且辜顯榮從未與日人交往過,也不會說日語,更何況即將面對的是極不帶感情的軍人,他面對日軍隨時都可能有生命危險,如果不是勇敢,何能前往?而他勇於前往日營,背後驅使他的原動力是什麼呢?就是他對臺灣人民的義。當時局勢混亂,臺灣人民危在旦夕,由是激起他解民於倒懸的人饑己饑的救民急義。研究歷史者見不及此,徒以辜顯榮之後平步青雲結果來反論其迎接日軍動機,實乃皮相之見,極端膚淺。
 
再者就是他花了絕大生命力去呼籲和進行的日中和平。他為什麼要做這件事呢?他不顧老命危險、怨恨老天給他的時間不夠,難道他還有更大的個人榮譽要爭取?還是還有更多的財富要追求?他進行的這件事,實在看不出他有這些動機。結論唯「義」字而已。辜顯榮既無法抗拒割讓的事實,但他自認尚流有華人血統,自幼接受儒家教化,因此仍對中國懷有深厚感情在所難免,以致其一生以日中親善為最高職志,滿腔熱血投注於這個事業上,不願見到日中反目相向,其居心如此高尚遠大,實不言自明。然而深究其背後原因,還是他對臺灣人民的那種深深的民胞物與感情及對臺灣這片土地的愛護。眼見日中即將兵戎相見,其內心是何等煎熬?他實在不願日中開戰,波及危及臺灣人民。說穿了,他就是為了保護臺灣人民,不願見臺灣人民陷入兵燹之災。辜顯榮幼子寬敏曾回憶說:「阮老爸有交代,若有機會,需要共趁的錢用佇咧臺灣人身上。」他對臺灣人的這份情義實不言而喻。
 
所以出城迎接日軍和致力推動日中和平,足可說明辜顯榮人格之偉大、確立其不朽的歷史地位。同時深覺,現在的治史者,尤其有志於治臺灣史者存在很大的失職,對於辜顯榮這麼一位對臺灣有絕大貢獻的人,在他被長期漠視、曲解、忽略,仍未見有人改正這個錯誤,深覺驚訝與惋惜。今人如不認真重新審視及研究他,仍以舊有思想評論他,繼續再以「賣臺者」、「漢奸」辱之,深深以為此乃對其己身人格及智慧之反辱。而且更深層論之,辜顯榮終其一生未曾一日具有中華民國國籍,且無時不以勸誡中日高層善處為念,今日身處臺灣之中華民國民眾仍以過往言論詰之,實令人有時空錯置之感。

  • 原書題言(p.3)
  • 黃達夫院長 序(p.4)
  • 寫在閱讀之前(p.22)
  • 第拾貳篇 辜顯榮思想集(p.407)
  • 辜顯榮年表(p.453)
  • 編纂感言(p.461)
  • 原書跋(p.462)